• 今日名人排行榜 世界名人排行榜
  • 娱乐新闻

    当前位置:名人堂 > 娱乐新闻 >

    大鹏:师父赵本山把《屌丝男士》都重演给我看

    关键词:大鹏谈师父赵本山 发布:名人堂 发布时间:2015-07-31 21:42 浏览:
    大鹏表示自己一直是个小人物,小人物的成功并没有什么秘诀,只有一个招数,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只要是正确的方向,不怕慢慢走,总会到达。”
     

    法制晚报7月31日报道 与《捉妖记》、《大圣归来》同档期上映,《煎饼侠》仍获得了很好的口碑和票房。

    截至今晨,该片用14天的时间收获了9.46亿,并有望在本周跨过十亿大关。第一部作品就跻身十亿元俱乐部,大鹏自认这个起点有点高。

    昨日,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大鹏表示自己一直是个小人物,小人物的成功并没有什么秘诀,只有一个招数,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只要是正确的方向,不怕慢慢走,总会到达。”

    大鹏老黄牛似的理论被今天寻求捷径的年轻人所不屑,但大鹏却用它支撑着自己从一个网络视频主持人到网剧导演,再到电影导演的每一次转变。

    《煎饼侠》的成功也将大鹏推到了风口浪尖,“一夜”成功的他似乎也触动了很多人的神经,当面对争议时,大鹏表示,“我是小人物出身,但作为喜剧导演,我只是希望和徐峥[微博]获得等同的尊重。”

    “小人物”的身份有什么可困惑?

    “卓别林、憨豆、赵本山、周星驰,他们经典的角色都是小人物。我会坚持去拍摄一个小人物的故事,当然有的艺术大师负责站在一定高度引领大家,这是社会需要,但有一部分人只负责大众审美取向,我就是后者。”

    法晚:《煎饼侠》票房这么好,你之前有没有想到?

    大鹏:之前我对这部影片的票房预期是五亿。

    但我当时不敢说,怕人家说我太狂妄。现在几乎快到十亿,这就是意外惊喜。

    法晚:你现在还在为“屌丝”的身份而困惑?

    大鹏:我没办法摆脱这个关联,你已经被大家定位为这个群体,我乐在其中。

    我依靠自己的努力让大家改变这个看法。但每当大家在网络上搜索屌丝这个词的时候,还是会首先搜到我,因为我拍了一个网剧叫《屌丝男士》。

    法晚:影片都是明星实名出演,有多少是你自己的故事?

    大鹏:我把它理解为大家出演的和自己名字一样的、身份位置差不多的角色,更多的意义还是角色。

    虽然有现实生活中交错的困惑,比如柳岩[微博]对自己的身材,我对于自己是不是屌丝这些问题都是自带人物设定的,至于有多少是真的,非常少。

    法晚:你的很多作品是站在普通人的立场上,触摸到了他们的笑点和痛点,有人担心你越来越红,是否还能这么接地气,你自己觉得呢?

    大鹏:卓别林、憨豆、赵本山、周星驰,他们经典的角色都是小人物。

    我会坚持去拍摄小人物的故事,当然有的艺术大师负责站在一定高度引领大家,这是社会需要,但有一部分人只负责大众审美取向,我就是后者。

    我来自于一个特别平凡的家庭,到现在我的生长环境都是这样的,我倒是不担心,因为它并不是随着你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的变化而改变。

    “小人物”与人相处

    要把握分寸

    “人脉这件事,如果你把他定义为人脉,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交往,但我并不是这样的,我从始至终觉得交往应该是简单的。人与人之间能保持一个舒适的距离是很重要的学问,当下的中国这种安全距离意识是很多人没有的。如果你跟人太近,别人会有压力的。”

    法晚:这次电影出来,大家的反应都是大鹏的朋友圈真是惊人,片中邀请到的朋友占了你朋友圈的比例是多少?

    大鹏:我很高兴你用到了朋友圈,而没有用人脉这个词,经常有人问你是如何经营你的朋友圈的,我讨厌极了。

    如果你把他定义为人脉,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交往,但我并不是这样的,我从始至终觉得交往应该是简单的。

    人与人之间能保持一个舒适的距离是很重要的学问,当下的中国这种安全距离意识是很多人没有的。如果你跟人太近,别人会有压力的。

    其实我跟大部分明星的交往距离没有足够远到当面被拒绝,也没有足够近到我可以掏心掏肺告诉你:我真的不想来。所以每个人都是跟我保持一个相对比较安全且舒适的距离,大家会认真考虑你的邀约,并且给你一个认真地回答。

    所以在我邀约的过程当中也一样会面临着50%的各种可能。于是大家看到的结果是,我合作了很多人,看不到的结果是,也许同样多的人拒绝过我。

    法晚:具体用的什么方法?

    大鹏:我为了邀请这些演员,有的是给他们写信,有的是在邀请的时候把所有能准备的分镜头的脚本、时间安排都给他看,只要你来,我不用占用你太多时间就可以完成这个事儿。

    在《屌丝男士》里边尤为显著的特点是,每一季都会有很多的明星,但是事实上有的人只给我5分钟的拍摄,你能想象到5分钟的拍摄对一个剧组来讲怎么能完成吗?

    我能做得到,是因为他没有来之前我们的机位就已经在各个角落架好,然后反复彩排。就是我会跟我的其他演员先演,彩排,然后我去看回放,觉得哪不好我们再彩排,一直到满意为止。

    真正的演员来了,我给他看,刚才我们拍的是这样的,也许3分钟就结束了这件事儿。这是具体的一些方式和方法。但是我终归不会像大家想的那样有些特别的门路和特殊的方法,就是邀请,接受或拒绝,拒绝了再邀请。

    法晚:你最难邀请的是谁?

    大 鹏:在已经出现在了《煎饼侠》里面的人,最难的是古惑仔。因为他们的难度是乘以四的,他们在生活当中是每个人,也就意味着你需要分别搞定每个人的经纪人, 他们必须达成共识都愿意来。当你四个人同时满足,他们都有时间,然后彼此又都接受他们来的各种条件的时候是非常困难的。

    困难到几度很多的工作人员想要放弃,困难到很多人面临这样的局面说:导演,我们是不是一定要这样?我说:一定要这样。但古惑仔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回忆,所以我其实在满足一代人,并非自己。

    “小人物”不觉得自己有啥变化

    “并不是我有改变,而是别人看待我的眼光改变了。你不能因为红了之后就要离婚吧,因为我老婆是普通人,我是不是要找一个明星?”

    法晚:我记得你天生恐高,这是生理上的,现在名气越来越大,有没有一种心理上的恐高?

    大鹏:有,一直都有。(法晚:怕什么呢?)不是怕什么,就是大家的热情就扑面而来,我很享受自己一个人的状态,我自己待在哪儿都行。

    但是只要我一出门就会被人认出来,他们就会很热情地找你签名、合影什么的,会对你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有的时候你没洗头,没洗脸,然后他们说,来来照相照相,你要拒绝了人家会觉得你装,你要不拒绝吧,真的不好看。

    法晚: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生活的?

    大鹏:就是拍了《屌丝男士》第三季开始,我觉得是出名了。

    法晚:大家一直在想,你都这么有名了为什么还在公司?

    大鹏:我们公司自己的人都会这么想我,他们会觉得,你已经是接近10亿的导演,是不是不会在这个平台了?这种改变有的时候很可怕,并不是你真的改变,而是别人看待你的眼光改变,我其实还是那样的。

    我为什么不离开?就是因为我在这里比较有安全感,而且这个平台跟我合作的关系维持了11年,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我总会觉得我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无外乎是换了一个另外的公司,因为人和公司的制约永远都存在。

    法晚:自己开工作室呢?

    大鹏:我觉得人要做一些自己擅长的事儿,我擅长的是制作内容,我不擅长管理员工。管理好自己已经不容易,还要去管理那么多的人,不能所有的事儿你都要大包大揽,所以我很享受现在的状态。

    但也不排除,过一段时间可能真的是离开了或者有别的选择,我觉得我接受各种各样的可能,只不过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你不能因为你红了之后就要离婚吧,我觉得这个一样的,因为我老婆是普通人,我是不是要找一个明星?(笑)虽然只是打一个比方,但是我觉得不是所有的都是要变的。

    法晚:你下一部片子会有压力吗?就像《泰囧》要拍《港囧》的压力?

    大鹏:很多人急切地说,有没有《煎饼侠2》?或者你下一部在干吗?你是继续当电影导演还是回去做网剧?我没有办法告诉你答案,是因为我现在的事儿还没有做完,《煎饼侠》还没有做完,它还在密集地宣传,以及我们希望能冲刺一个自己更好的结果。

    要说下一部片子,我肯定会有压力,因为起点太高了。但是我对我自己的能力是有自信的,我非常有自信,我可以创造出更好玩儿的东西,甚至于我现在脑海当中涌现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都会让我自己忍不住觉得真的好。

    “梦想”的成真被他们影响

    “我的师傅赵本山主要是在表演的尺度上对我有较深的影响。周星驰天马行空的想法让我知道了电影还有无限的可能,这件事情上,你就会更大胆地实施自己电影当中的一些画面。”

    法晚:你曾经说过“这次特别庆幸每个演员都是符合《煎饼侠》表演体系的”,煎饼侠的表演体系是什么?

    大鹏:就是我对喜剧的个人理解,这个理解也不妨分享出来,它不是一个什么样的秘密。喜剧由喜和剧两个字组成。除了喜,更多的是要依靠于剧。

    一 个喜剧它更多的应该是一个正常的人在一个正常的什么事儿当中发生了什么不正常的故事,它要满足一些合情合理逻辑之下的困惑与选择才能构建喜剧的反差感,而 并不是很多人认为的嬉皮笑脸或者夸张的肢体和夸张的表情,这一点被很多人误解。于是变成了大家看到的很多中国国产喜剧其实没有那么好笑,甚至你坐在电影院 里会为某一些演员表演的喜剧而感到尴尬,一定会有这样的事情存在。

    我经常会去参加别人电影的拍摄,很多导演对于我下达最多的指令是:大鹏, 那个表情你再夸张一点。但在我的戏里面,无论是二人转演员,还是小品演员,相声演员还是传统喜剧演员,又或者那些没有演过喜剧的演员,我都会下达同一个指 令,就是你们再收敛一些。因为正常的人不会那样。你在现实生活中难道说话是那么夸张的吗?难道你每次都要挤眉弄眼那样浮夸吗?不是,你是在表演。

    法晚:你觉得这算是自成体系吗?

    大鹏:我觉得无论各行各派,可能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其他人的影响。所以自成一派这件事儿其实都是来源于对别人的继承。

    我 的师傅赵本山主要是在表演的尺度上对我有较深的影响。每一季的《屌丝男士》拍完了之后我都会捧到他的面前看,看到这些表演之后,他会再给我演一遍,同样是 一个戏,他会那么演。我真的看到他演很多,我觉得很好笑。因为他确实是赋予了同样一个剧本,同样的人物关系不一样的层次。所以从《屌丝男士1》开始到现在 经历了三年,我是有变化的,其实这个变化的来源是受了他的影响。

    周星驰天马行空的想法让我知道了电影还有无限的可能,这件事情上,你就会更大胆地实施自己电影当中的一些画面。

    法晚:很多人把你当做励志典型,你怎么看待自己的成功?

    大鹏:我做网络视频到现在做了11年,直到最近的一两年你们才知道有一个人叫大鹏的。你在产生质量变化的时候,你一定要经历数量的积累。所以当很多人在数量积累的阶段,其实他们就已经放弃了,结果到最后什么都不行。所以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儿是比较重要的。

    “梦想者”曾一度非常困扰

    “大家可以在一个规则下评判我,哪怕你要求徐峥怎么样,你就要求大鹏怎么样。即使我离徐峥差太远,我真的很崇拜他,我觉得他才是当今中国最厉害的喜剧导演,我离他差得太远太远,但是我依然希望获得等同的尊重。”

    法晚:大家都在说你是下一个周星驰,你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大鹏:我会求饶,然后告诉大家:你们别黑我。因为我注意到,其实大家没有说我是第二个周星驰的时候还都挺喜欢我的,有了这个评价之后,大面积的人开始骂我。但是这话不是我自己说的,是别人去评价的。

    我第一感觉是,我很开心别人可以认可我的喜剧,很荣幸。第二重感觉是时势造英雄。喜剧大师创造喜剧作品和时代太有关联了,没有人可以复制到那个时代的周星驰先生和他的经典作品,所以不会有人成为第二个他。

    法晚:下一个周星驰的说法出来后,开始出现了不少争议。

    大鹏:《煎饼侠》经历了一个很奇怪的曲线。当它出发的时候,所有的都是正向口碑,然后当它一亿两亿的时候大家恭喜你,三亿四亿的时候大家期待着,哇!屌丝逆袭了,这个戏真的太棒了。

    五 亿六亿的时候,你突然发现风向转了,突然发现开始有人骂你了。突然开始有人说,这什么烂片。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儿,评论你的人有可能是同一拨人,但是确实 因为《煎饼侠》的价值不停地在被放大的时候,那个争议已经不是单纯冲作品本身来的,是来自于对个人,有一种穷人乍富之后的羡慕嫉妒。

    法晚:你找到答案了吗?

    大 鹏:因为很多人在评价我的时候,他突然就有大量的人在我的微博留言说,大鹏,你变了。为什么?因为你开始变得世俗。为什么?因为你开始拍电影卖票。你能理 解吗?其实因为之前的十年我都是拍网剧,或者是我拍网络节目,我产出了大量的网络节目,贡献了巨量的点击,但这些都是免费。所以大家就会判断说,你是一个 做免费内容的人。

    突然有一天你竟然拍电影了,而且这个拍电影不是说大家祝福你,说你终于有机会拍电影了,而是你竟然拍电影了。这种是对你的本身的负面评价。这本身就不公平。那些大众的明星们一开始就在卖电影,为什么我就不能卖电影?

    就是大家为什么不可以在一个规则下评判我,哪怕你要求徐峥怎么样,你就要求大鹏怎么样。即使我离徐峥差太远,我真的很崇拜他,我觉得他才是当今中国最厉害的喜剧导演,我离他差得太远太远,但是我依然希望获得等同的尊重。这是我很长一段时间非常困扰的一件事情。

    后来我看到豆瓣的一篇文章[微博],我解决了,我看到一个影评人在评价说,我去看《煎饼侠》,我也是抱着我要骂他的态度去的。因为什 么?我不服气他凭什么这么高的票房,我就要骂你。那为什么要骂?举个例子,一群乞丐,我们都是一群乞丐,看到一个富翁从我面前走过,你有嫉妒过他吗?没 有,因为他生来就那么有钱。好,现在大鹏从你面前走过,他其实就是原来的这群乞丐当中的某一个人,而他突然某一天可能走路捡钱了,或者他真的是中了一个 500万,然后他从你面前走过,你不会以那种眼光觉得他是一个富翁,你会觉得这小子为什么是他?凭什么?我们都是一样的。

    法晚:现在释然了吗?

    大鹏:我会在乎他们说的正确的地方,然后来修正我接下来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