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秦独眼暴君苻生:残暴不仁被明君苻坚所取代

  苻生(335年-357年),字长生,略阳临渭(今甘肃秦安)人,氐族,前秦景明帝苻健三子 ,十六国时期前秦君主,355年-357年在位。

  自幼独眼,曾狂言触忤苻洪,苻洪命苻健杀之,为苻雄谏止。成年后可力举千斤,手格猛兽,走及奔马,击刺骑射,冠绝一时。桓温北伐时单骑冲突晋阵,斩将搴旗前后数十,晋军胆裂。即位后暴虐至极,兽性毕露,以残忍手段杀人无数,尽诛顾命大臣。后欲杀苻坚兄弟,反被苻坚先发制人杀死。

  勇冠一时

  苻生从小就很无赖,他的祖父苻洪很讨厌他。苻生少一只眼,当儿童时,苻洪开玩笑,问侍者说:“我听说瞎子一只眼流泪,是真的吗?”侍者回答说是。苻生发怒,用佩刀刺自己身上流出血来,说:“这难道不是眼泪么?”苻洪大吃一惊,用鞭子抽打苻生。苻生说:“生来不怕刀刺,岂能受不了鞭打。”苻洪说:“你如果这样下去不改,我把你贬作奴隶。”苻生说:“难道如石勒不成?”苻洪听后害怕,光着脚掩住他的嘴,对苻生的父亲苻健说:“这孩子很残暴,要早除掉他,不然的话,长大了必然会祸害家人。”苻健要杀他,苻雄阻止说:“小孩子长大后自然会学好,何必这样呢!”苻健这才作罢。

  苻生长大后,力能举千钩,雄健勇猛好杀,能徒手与猛兽格斗,跑得比马快,不论击刺骑射,都超绝一时。永和七年(351年),苻健自称天王、大单于,建立前秦政权,封苻生为淮南王。东晋桓温攻打前秦时,苻生单骑冲入敌阵,前后斩将夺旗十余次,令晋军伤亡甚大。

  继位为帝

  苻健的太子苻苌在桓温入关时中流矢而死,苻健因谶文中有三羊五眼的话,怀疑苻生应谶,于是立苻生为太子。不久苻健重病,不能视事。平昌王苻菁阴谋自立,遂勒兵入东宫杀太子。恰好苻生入宫侍疾,苻菁无从搜寻,索性移攻东掖门,讹称苻健已死,太子暴虐,不堪为君,借此煽惑军心。不料苻健勉强抱病出宫,下令军士速诛苻菁,余皆不问。苻菁部下见苻健还活着,都丢下兵器逃生去了。苻菁也拍马欲逃,被士兵捕住枭斩。

前秦独眼暴君苻生:残暴不仁被明君苻坚所取代

  随后苻健病加剧,任命太师鱼遵、丞相雷弱儿、太傅毛贵、司空王堕、尚书令梁楞、尚书左仆射梁安、尚书右仆射段纯及吏部尚书辛牢八人为顾命大臣,辅助苻生。然而,苻健虑及苻生凶暴嗜酒,担心他不能保全家业,被大臣有机可乘,于是对苻生说:“六夷酋帅及掌权的大臣,若果不遵从你的命令,那就立即除去他们。”

  三日后苻健病死,时年三十九岁。太子苻生当日即位,改元寿光。尊其母强氏为皇太后,立其妻梁氏为皇后。群臣进谏说:“先帝刚晏驾,不应当日改元。”苻生勃然大怒,叱退群臣,令嬖臣追究出议主是右仆射段纯,立处将他处死。

  残暴不仁

  大将强怀与桓温之战中死去,其子强延没有来得及受封而苻健病死。一次苻生在外闲游,忽然看见一个穿白孝服的妇人跪伏在道旁,自称为强怀妻樊氏,愿为儿子请封。苻生问:“你儿子有何功绩,敢邀封典?”妇人说:“妾夫强怀,与晋军作战而亡,未蒙抚恤。今陛下新登大位,赦罪铭功,妾子尚在向隅,所以特来求恩,冀沾皇泽。”苻生叱骂说:“封典需由我酌颁,岂是你可以妄求?”那妇人不识进退,还俯伏地上泣诉亡夫忠烈。苻生大怒,取弓搭箭,一箭洞穿妇人的颈项,妇人抽搐几下就死了。

  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入奏说:“近日有客星孛于大角,荧惑入东井,大角为帝坐,东井秦之分野,不出三年,国有大丧,大臣戮死。愿陛下远追周文,修德以禳之,惠和群臣,以成康哉之美。”苻生说:“皇后与朕对临天下,足以应付大丧之变。毛太傅、梁车骑、梁仆射受遗命辅政,可谓大臣也。”胡文、王鱼还以为他胡言乱语。谁知过了数日,他竟持着利刃,趋入中宫。梁皇后起身相迎,还未来得及说话,刀刃已砍在颈上。苻生杀死了梁皇后,立即传谕拘捕太傅毛贵、车骑将军梁楞、左仆射梁安,不加审问,立刻斩首。

  苻生迁嬖臣右仆射赵韶为左仆射、中护军赵诲为司隶校尉。这两人都因阿谀苻生,构陷大臣得到升迁。他们的从兄名叫赵俱,为洛州刺史。苻生原本打算召赵俱为尚书令,赵俱托病固辞,对赵韶、赵诲说:“你们不顾祖宗,竟敢做此灭门事么?毛梁何罪诛死?我有何功,乃得升相?我情愿速死,也不忍看你们夷灭。”不久赵俱忧愤而死。丞相雷弱儿为人刚直敢言,苻生因之杀死雷弱儿以及他的九个儿子二十二个孙子。

  苻生常弯弓露刃出见朝臣,降发锤钳锯凿备置左右。即位不久,上至后妃公卿,下至仆隶,已被杀死五百余人。

评论 0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