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神秘的女人

声明:此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个经历我想了很久要不要发表,毕竟挺玄乎。我对鬼神啥的也是半信半疑,读者信不信无所谓,就是想请有懂的大师为我解惑,告诉我这个是怎么回事)

起因:晚上和一位异性朋友去了一个不是很吉利的地方,平时这个地方白天去的人挺多,晚上我就不知道了,很久之前晚上盗墓的应该去的不少

地点:一座山(也可以理解为山脉吧,山并不是土堆的形式,是条状的,山和山之间隔着沟),在这就叫连襟山吧(别名,怕别有用心之人)。

我的家乡地理是山沟交错,由于地理原因我们县城的规划是带状的,沿河而建。在县城周边环绕着很多山,连襟山和我们县城呈T字形,也算是我们县城的一个风景之地,可以俯瞰县城,前山的山上和山下都有庙,山上是大庙,山下的规模就很小了,有一条如蛇一般的路从前山山脚盘延而上从大庙侧边经过一直通往后山中段的一条路。

很小的时候去过山上的庙里参观过,记得庙后边是女娲和蛇人的壁画。山下的庙平时不开放,常年关闭,此庙坐于山脚背阴面,给人凉唆嗦的感觉,我长这么大就没见开过几次,其他时候就是开也没什么人进去。

上初一时见过一次很多人在小庙里烧香,我们学校就坐落在山脚下,以前上体育课经常逃课去山上玩。在后山走到一颗老树那里能看到我家,那颗树很大很显眼,在我家院子望那棵树。后山是农田和一些坟地。坟地包括近代的和古代各个朝代的。因为老早之前盗墓的都去后山,挖了很多很多的墓,现在还有未填埋上的盗坑和摔碎的瓦罐而且这后山还有人自杀过,有日本人侵华时期挖的地道,小时候钻过,有些地道里还有人骨。说到这里如果是我的老乡应该能知道那山叫啥了。

事情经过:我在太原工作,每年回家次数并不多,只有长假才有机会回家。我的朋友们也都在外地工作,所以过年回家都会聚会,有酒有肉有情义。

事情发生在13年回家过年期间,初三下午,飘飘洒洒地下着小雪。我跟一位老朋友相约吃饭,吃完饭后她说想去连襟山上看我们县夜晚的灯光(我们不是情侣,在我心里她是朋友,我们现在算是认识了15年了,现在联系少了),晚上六点多我们到了半山的小广场,小广场还有很多人,都在欣赏雪中的县城被朦胧灯光衬托出的美。

我们找了个地方,看着此景聊着天。聊了上学的事情,工作的事情,以及各种见闻好不开心。

后来小广场上的人玩起了打雪仗,我们也参与了,玩的很开心,这种惬意的时光让我至今怀念,现在她已经远嫁西安,在此祝福她。

差不多七点多快八点的时候很多人都回家了,所剩只有寥寥一些人。她说想去庙里看看,许个愿。去大庙,可以在小广场那里有石阶,沿阶而上,山顶便是庙了。

不大一会儿我们便到了庙前,庙门紧闭,她就拜了拜,说走吧。我想多留住这美好的时光,哪怕片刻。便说要不我们再走走,她欣然点头笑着说去后山看看你家的灯光?我想了想便点头了,我们边走边聊,虽然是冬天的晚上差不多九点,因为有雪,并不觉得有多黑。

走了老远一段路,离一颗老树还有段距离我们听下了,可以看到我家的灯还亮着,突然她说希望我们一直可以做朋友。莫名其妙的感觉一阵沉默袭来,她不吭声我也不知道该说啥,我们静静的站了一会儿,便下山回家了,我把她送到了她家门口,彼此道别回家了,之后我初六便坐大巴车去了太原忙工作了。奇怪的事情在我来到太原的第二周发生了,连续七天的噩梦开始了。

第一天,梦中我去了那座山,下着雪,但是虽然是那座山但却和现实中不太一样,有些地方我不曾见过,但感觉就是连襟山。梦中我沿着那条盘山路往上走,走到大庙前的时候我醒了。当时并不觉得奇怪,当时觉得只是个普通的梦而已。

第二天,梦中是个阳光明媚树木绿意盎然,我依旧是沿着那条路去往后山,这次我走过了那座大庙,没走多远,随后就醒了过来。也没在意。

第三天,这次的梦是晚上,雾蒙蒙的。梦里我已经在后山了,站在一块田地里,除了田地和雾啥也没有。我在不由自主的往一个地方走去,雾很大,浑浑噩噩的,我不知道走向哪儿,走着走着出现了个人影十分模糊,看身形是个女人,站在一个土包前,那么不真实,紧挨土包旁边有个新坟,有个墓碑没写名字,那个女人似乎静静的看着我,又好像背对着我,我被吓醒了

第二天早上跟我同事吃早餐,我把做的梦告诉了我的同事,也是我领导,我跟他关系很好,我叫他学飞哥,比我长四岁,运城人。他问我是不是看恐怖电影了,我说没有,他说做梦很正常,没事的,晚上下班了早点睡,不要玩手机那么晚。这事就此揭过了。

第四天,梦里是晚上,我走在上山的路上,可我想跑,想醒来,但是我后边的路在塌陷,由不得自己只能往后山跑,跑着跑着就到了坟前,没有小土包,只有那个新坟,还有那个没名字的墓碑,再次吓醒了我,出了一身汗,晚上醒了就再没睡着,只感觉一股恶寒袭来。

第五天,还是大雾弥漫的晚上,我站在那块田地,小土包前面站着那个女人,她向我招手,旁边的新坟没有了墓碑。大雾,小土包,小土包前看不清的女人,还有新坟,我站在这些对面,无尽的恐惧,我却动不了,她就一直招手..

第六天,梦里,我在自己租的单间睡觉,(太原的城中村的单间很多,好多都有不大的阳台可以做饭还有个小卫生间,屋里能摆张床和桌子啥的,二十多平米的样子)我租的房子有阳台,阳台和放床的卧室有玻璃门隔着,那个女人趴在玻璃门望着里面,我仿佛不是床上的我,就好像是看电影一样,太他妈邪门了,我再次被吓醒,被子都湿了。

第二天我再次把这件事说给了学飞哥,他说你给家里打电话,把事情跟你家里说一下,找个人看看吧,你这个不太对劲啊,随后我就跟我家里打了电话,说了我做的梦,我妈说她去找我小叔,我小叔会看这种事情。

因为我们村里有些小孩子哭闹不休,都会去找我小叔,我小叔跟着一位老人学过一些,剪纸人,和画符,我高中的时候见过我小叔画的黄纸符,说是一个字又不是,特别长,看着像是“鼎”下边加个“门”,比划是由很多符号写的,乱七八糟看不懂。

我小叔一般不给不认识的人看,给人看也不要钱,他告诉我这个东西不要当真。听我妈说曾经小叔给我大姨家的孙女一张符,那时孩子老是哭。把符放到枕头下,但是告诉我大姨该看大夫看大夫该检查检查。没过几天就不在哭闹了。挺玄乎的。

第七天,我还是做梦了,那个女人依旧站在玻璃门那看着我..

第二天我请了假,感觉人浑浑噩噩的,我给家里打电话让我妈问我叔,咋还做这样的梦,我妈说我叔看不了这个,要了我的八字,去找那个老人了,看下午怎么说,家里人也不知所措,只能安慰我别乱想。下午家里来电话了,我妈说我叔回来了,拿了个用黄纸叠的纸人,后背贴的我的八字,纸人上有符,问我去的那块地在哪儿,我说就在连襟山后边,具体哪儿我也不知道,但是大概方位感觉就在我家院里看那座山的方向,具体哪块地我也说不上来。看我说不清楚我叔接过电话又详细的问了我,他说知道了,叮嘱我不要乱跑,在家呆着,就挂电话了。后来我妈跟我说我叔把黄纸人在我家院里对着那座山的方向烧了。

之后再没做过这个梦,直到现在我都不寒而栗,也成了我一辈子无法挥去的恐惧。我知道我说了也没人信,现在分享出来是因为在这个网站看到了有些朋友有过一些离奇的经历,希望能交流一下,如果有大师请为我解惑,因为我问我叔,他不告诉我,说小孩子知道这些干啥,不要当真,好好工作。

评论 0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