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丹丹:我是快乐女王

资源链接:点击播放

  我们认为夫妻间最美好的感情往往来自于离异过有过孩子的人,他们比较懂感情。没有离婚的时候,婚内人士都不大会懂得怎样对待自己的另一半,因为没有危机感。

  1997年元月,我和英达的婚姻走到了尽头。我回到娘家,妈妈哭了,父亲当时就进医院打吊针——女儿三十五六岁突然提着箱子回到家里,什么都没有,他们实在没有言语能够表达他们当时的感觉。

  我在汇园公寓租了一间很小的房子,房租很贵,破烂的家具,里面黑黝黝的。那个时期,我觉得自己只有三件事要做:第一,我饿了;第二,我困了;第三,我想哭。我一边哭一边想,如果能找到一个有房子、有文化、还会关心我的人,我就嫁给他。

  最让我痛苦的还是儿子巴图,离婚时我没有坚持要孩子,我发觉这个决定很错误。我不能在街上看到别的夫妻带着孩子的亲密劲,那让我的心像被刀子割。

  通过律师协议,我终于要回了巴图,我拼命弥补,想给巴图一个健康的身心。

  成方圆、杭天琪她们很热心地给我介绍对象,但我打不起精神,觉得自己被爱弄伤了。苏小明劝我说:“丹丹,你不能这样下去了,你现在就是个女光棍,你得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去认识一些人,重新开始生活才行。”巴图在旁边大吼一声:“我妈妈不是女光棍!”眼眶里含着泪。我搂过儿子,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就算是为了儿子,我的这种日子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我问巴图是不是想要个叔叔来爱妈妈,巴图说:“我想有个叔叔跟妈妈结婚,我不要妈妈是女光棍!”于是,我擦干眼泪,去给巴图找“叔叔”。

  1997年7月25日,一家酒店开业,请了我和一帮圈内的朋友。在张暴默和苏小明的撺掇下,我认识了老赵,他高大、气派、彬彬有礼、衣着整洁,是国内某机电总公司的总经理,也是个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离异人士。

  老赵请我和巴图去他家做客,去的时候他家刚刚装修好,铺着很漂亮的大理石地板。我和巴图习惯光着脚走路,他几次让我们穿拖鞋我们都不穿。过了两天再去他家,刚装修好的房子又在施工,正在撬大理石地板重新铺木地板。我问他好好的干吗换掉,他说大理石地板凉,怕以后我们老光着脚会着凉。那一刻,我就觉得我会嫁给他。

  第二天我去外地演出,我在外地给他打了个传呼:“我爱你,胜过黄豆和大米。”演出回来,我发现门底下塞进一封信,打开一看,是电脑打的,写着:“北京的赵老九先生说:我爱你,胜过萝卜和白菜。”于是,我们决定结婚。

  有朋友问我:“你也奇怪,你们才认识28天,而且你还刚刚受过离婚的挫折,怎么不慎重考虑一下呢?”我说:“等不了了,我怕被他给甩了,看准了,就是他吧。”他也说:“好了,你不变了,我也不变了。”

  1997年8月25日,我生日那天,我们结婚了。

  结婚后,老赵变成了当年的我,我在他的呵护下完全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家里什么都是老赵张罗,我第一次感到生活是这样的轻松和美好。

  结婚以后,老赵说不能让我们住他以前装修的房子,他说新房新人新气象,一定要搬个家。于是我们又买了一套房子,新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乱七八糟地装修。

  整个装修过程中,我一点没操心,老赵总说:“你忙你的,这种粗活让我们男人来做,你就别辛苦了!”一句话让我差点流泪——以前和英达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一个捋胳膊挽袖子的女人,我们当时在北京方庄的家,260平米,全部是我一个人装修的,每一个钉子都是我钉的,每一个小饰物都是我布置的,英达连换个保险丝都不会。那时的我就像个保姆一样,整天跟在英达背后问:“驾照带了吗?可千万别丢了啊!”英达总是很烦,吼我:“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

  现在和老赵在一起,我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以前操心惯了的所有家务全部被老赵扛了起来,我这才发觉原来一个女人也可以这样做妻子——在家什么事情都不做,而且还觉得这种日子挺美的。

  在婚后的生活里,我不叫他老赵,跟着巴图一起叫他“爸爸”,我就觉得这样叫很好,感觉我自己特小,我和老赵在一起,向他撒娇,有种当女儿的感觉。我的很多调皮的事,外面人看来是多么的恶心,这么大岁数,老不正经的。但是关起门来,我和老赵这样,他就不会觉得,我感到我有很多东西可以吸引住他。

  离异家庭对孩子的态度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打骂冷漠对之,一种是惯孩子,为了补偿,孩子要什么就给什么,人家有什么,我们只能给孩子更多。这两种方法都可能在一个家庭破碎之后培养出一个人格破碎的孩子。

  老赵对巴图视同己出,这个高大男人经常领着这个小男子汉游泳、去博物馆、听音乐会、上学校。

  看着老赵对巴图这么好,我也觉得应该为他做点什么。他原来那个家呢?他的女儿在哪?我知道他心中也有隐痛。

  和老赵商量后,我和他的前妻成了朋友,于是我们决定把女儿接过来住。毕竟我们各方面条件比较好,这样会对孩子有益。

  女儿来了。但对我是一个全新的难题——从天而降一个比我高1公分的16岁的女儿,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亲近她。刚来的时候,女儿把自己封闭起来,很少跟我和她爸爸讲话,自己关在屋子里听音乐,崇拜麦克·杰克逊,崇拜麦当娜,逃避现实。我明白自己现在是在以“可怕的后妈身份”接近孩子,要和她消除隔阂,除了爱,还需要技巧。

  有一天,我敲开女儿的房间,径直告诉她:“我和你爸爸之所以建立新家庭,是因为父母不可能因为孩子放弃自己的幸福,你们要过自己的一生,父母也有自己的一生……”在这样的开导下,女儿慢慢开始袒露心扉,她说她以前觉得父母离婚很对不起她,她很不幸。我再告诉她:“你这样想是自私的,不能只考虑自己……”这次不拐弯抹角的谈话后,我们都觉得双方之间的距离近了一些。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yulemrb
  • 评论 0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